庐山会议毛泽东说了什么致与彭德怀分歧到势不两立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时间:2017/9/4 15:19:10 作者:冯建辉 编辑:贺彪

  核心提示:不料毛泽东听了大为恼火,认为彭德怀“从打击斯大林后,服从赫鲁晓夫”,“要鞭我的活尸”。甚至说:“如果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跑到农村去”,“另外组织解放军”。一下子把他和彭德怀之间的分歧,推到势不两立的地步。庐山会议的参加者们,也一下子被推到这样一种境地:在毛泽东与彭德怀之间必须选其一。

  

 

  毛泽东与彭德怀资料图

  原题:晚年毛泽东和蒋介石的统一梦

  我曾翻阅多种《词典》、《辞海》、《辞源》之类的工具书,竟然找不到“个人崇拜”这个词,令我大吃一惊。个人崇拜,不论在苏联,还是在中国,都曾是风靡全党、全国,且曾绵延一二十年之久的重要历史现象。其直接后果,导致苏联发生肃反扩大化和中国的十年浩劫。特别是在苏联批判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后不久,中国也兴起个人崇拜,这段历史给予人们的启示,是不应该忘掉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50年代的苏联,是中国人心目中的理想国。那时流行着“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的口号。1956年传来令全中国震惊的消息——苏联开始批判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从此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流行着一个新的政治词汇:反对个人崇拜。

  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所作的《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世界引起强烈的反响。

  在苏联,一位前苏共高级官员回忆当时的情况说:“年轻的读者难以理解,对我们这一代苏联人来说,对那些青少年时代在可怕的世界大战和斯大林个人迷信期间度过的人来说,赫鲁晓夫的名字和赫鲁晓夫时代意味着什么。你不妨想象一下,千千万万的人汇成人群,面对被崇拜的雕像,跪倒在地,匍匐在地。可突然出现一个人,他说:‘你们看,这只不过是一个你们自己塑造、你们自己将其扶到高座上的铜偶像而已’。他说毕,就把铁索套到偶像脖子上,用推土机和坦克把它拉下了底座”。接着,他作了如下评论:“赫鲁晓夫在党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所做的分析和结论是不够的。他谴责了独裁,但未触及专横的权力。他抛弃了个人崇拜,但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产生个人崇拜的体制。至于鞭挞斯大林的个人品质和他的霸道性格,这实际上是政治思考的幼儿水平”。

  在东欧,波兰、匈牙利等国家,长期以来照抄苏联模式进行革命和建设,处处按斯大林的意志行事,脱离本国的实际。这些国家的群众对本国政府和苏联的控制平时就不满,得知苏联批判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一下子几十万人上街游行,酿成著名的“波匈事件”。波、匈等国共产党的领导人表示:要“保卫民主与社会主义事业,这种事业的实现不该凭借盲目地摹仿外国样板,而应当通过与我国经济和历史特点相适应的途径”,并着手对本国的政治、经济体制进行某些改革。

  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也受到巨大冲击。在意大利,“许多曾为党增光的优秀知识分子纷纷退党。党对工人的吸引力也远不如从前了。战后初期,24%的意大利工人加入了共产党,现在已不足14%”。意共党的领导人及时总结教训表示:“莫斯科不再是共产主义的中心,我们将继续走我们意大利通向社会主义的道路”。在美国,“退党人数最多的一次是在赫鲁晓夫发表关于斯大林的专门报告以后”。美国共产党也发生了分裂,一部分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领导者说:“我们有责任自己进行思考,再没有任何领导人可以靠自称万能和永远不犯错误而使别人立即效忠于他了”。

  在中国,同样引起不小的波动。一些知识分子和大学生们要求公开《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并对斯大林个人崇拜问题纷纷发表评论。如认为“斯大林错误应该从社会制度中去找根源”,“国家权力的高度集中是斯大林错误的根源”,“权力的高度集中是极大的危险”,“斯大林错误的原因和三害的根源是由于把民主看成是手段的缘故,而民主只应该是目的而不是手段”。也有的人热衷“大民主”,主张“大民主好,效果好,波匈事件大民主不是改正许多缺点吗?”甚至有个别党员借口“独立思考”,表示:“党内没有批判马列主义的自由,故只好退出党”。

  究竟应该怎样认识和对待激起千层波浪的这块“石头”呢?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本人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并且日渐在毛泽东的心中郁结成一块含义颇为复杂的“赫鲁晓夫情结”。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湖南省韶山管理局 版权所有 电话:0731-55650095 Copyright © 2009-2014 天下韶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