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城新发现:90年前《湖南清乡三日刊》 “抓住毛泽东奖赏万元”

来源:华夏经纬网 时间:2017/8/24 15:22:51 作者: 编辑:贺彪

  

 

  图为黄家二楼墙上贴着的已经发黄且破损严重的《湖南清乡三日刊》报纸。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张泉森 卢黎清 朱丽萍 郴州汝城报道

  8月6日,由中共湖南省委网信办、湖南省军区政治工作局指导,红网策划的“八一军旗红”大型融媒体报道团郴州采访小分队再次深入汝城县卢阳镇津江红色古村采访,在参观《湘南起义策源地纪念馆》,听到汝城县史志办原副主任徐宝来讲解时,提到该县土桥镇黄家村毛泽东同志旧居里有一张国民党清乡旧报纸,记者闻讯,立刻奔赴现场探查究竟。经过近半个月的查证,基本查清并还原了这段历史。

  来到黄家村毛泽东同志旧居,这是一栋明清灰色古建筑,84岁的房东曹重英及其儿子黄财红听说记者要上二楼拍摄,面有难色,很是警惕。徐宝来走进屋内用本地话与黄财红进行了简单交流,说明来意后,黄财红才将楼梯架好,允许记者上楼去。徐宝来说,这栋房子是黄家祖传下来的,黄家老小已经义务看管毛泽东同志旧居近90年。

  

 

  记者用手机近距离拍摄报纸的内容。

  通过木梯上到二楼,黑咕隆咚的,房内堆满了杂物,哪里有报纸哟?正当记者有疑问时,徐宝来小声说:“有的,在墙上,一定在墙上。”原来,近几年里,来参观黄家大院(毛泽东旧居)的游客、记者、史学专家越来越多,曹重英母子担心“宝贝”会弄坏,故意将一些废旧纸盒、木板堆放在二楼,把窗户门堵死,让“宝贝”安心沉睡。记者为了拍到“宝贝”,一边轻手轻脚移开纸箱、木板,轻轻扫除杂物上面的灰尘,一边跟黄财红说,请你放心,我们会爱护好。虽然这样,黄财红还是站在旁边一直守护,直到记者拍完,恢复原样,才下楼。黄财红告诉记者说:“平常很少有人知道,知道了也不会让人参观。因为前几年北京来的党史专家向他交代过,一定要保护好报纸,鉴于目前的情况,不宜对外开放,以免损坏报纸。”

  国民党当年清乡之厉害 证明红色斗争环境险恶

  不一会儿,记者移开杂物后,惊奇地发现了这张《湖南清乡三日刊》,大家都很兴奋。徐宝来介绍说:“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国内有图书馆、档案馆、私人收藏存留这类报纸。”

  尽管年代久远,报纸已变黄、严重腐朽、斑驳脱落,但是依然清晰可见,该刊(报)为“中华民国十七年六月十三日(即1928年),第二号,湖南清乡督办署宣传处发行,每星期三、六印刷,电话九七六”,由时任国民党湖南省主席鲁涤平签发。报纸对开大小,共四版,110×86厘米,有新闻、评论、广告。因时间久远,距今已89年,轻轻复原,依稀可见:“匪灾调查表:共匪毛泽东、袁文才、王佐等,郴县——毛泽东、朱德、李才佳,宜章——杨子达、朱德;永兴——朱德、尹子韶、刘木、许玉山;安仁——毛泽东、唐天际;酃县(炎陵)——毛泽东、江自清(后查证为张子清)、袁文才、朱德;耒阳——朱德、徐麟、刘泰;汝城——毛泽东、朱德、何日升、何翊奎……”

  清剿“理由”是“共匪烧杀掠人勒赎”,仅“郴县烧房子数万栋”“平江共匪猖獗”。要求全省各地“清乡是我们目前各种切要的工作。我们去清乡,自然是认定现在各地方有着许多扰乱社会的障碍物。但我们自己心中是不是已先有障碍物?那是应该清的。但自己肚皮里如果有糊涂虫,也是不是应该清?土匪是应该剿的,如果自己脑子里有种种昏想,那就比土匪还厉害。又怎样办呢?共匪的肉不足食,但自己有时用荷叶包庇这块肉。又怎样办呢?仿佛有一句现话,捉虱子用蓖梳。”

  

 

  整张帖在墙上的报纸,虽然经过了近90年时间,轮廓依然清晰可见。

  可见,当时湖南各地革命运动风起云涌,白色恐怖阴云笼罩三湘大地,国民党“清乡”剿匪决心集中力量清剿。《清乡三日刊》规定抓获毛泽东、朱德以及袁文才等,按级别和要害人物,确定赏金,数额至千块万块大洋不等。

  报纸上依然清晰可见:“清剿措施:各县清乡委员会对上述清剿人物予以备案。本署特委第二军第六师师长戴岳为长沙警备司令。戴就职后,长沙划北中南三区。支配各区清剿军队……”

  报纸之珍贵 实属罕见

  徐宝来在汝城有“红色革命史”专家之称,这些年一直在探寻收集工农革命军在汝城开展斗争、红军长征经过汝城的各种各类故事,对于汝城的历史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说:这张《湖南清乡三日刊》报是针对湘南起义的,更是针对毛泽东、张子清、毛泽覃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到桂东、汝城,以及何长工、袁文才率第二团到资兴等地接应朱德、陈毅部上井冈山而公开发行的,国民党当局企图将工农革命军消灭在湘南。

  《湖南清乡三日刊》的发现,再次印证毛泽东在1928年4月上旬曾在湖南汝城土桥黄家村等地开展过革命活动,是研究毛泽东军事思想、国民党“清乡”政策的珍贵文物资料。

  据史料记载:1928年3月,湘南起义一万多工农革命军背腹受敌,国民党在粤汉铁路两端对工农革命军实施南北夹击,企图消灭在湘南。湖南省委责令起义军“守土有责”,不能撤离。大敌当前,朱德为了保存来之不易的革命力量,率部往安仁、井冈山方向转移。毛泽东接到湖南省委指示后,因“执行不力”,被免去工农革命第一军第一师前委书记职务,还误传被撤销党籍,只能任第一师师长,并令立即率部到湘南支援起义军。

  毛泽东将计就计,率第一师第一团从井冈山到湘南,到汝城、资兴等地,作起义军的后卫,策应湘南起义军上井冈山。1928年4月3日,毛泽东在桂东沙田颁布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奔赴汝城。4月6日至9日,工农革命军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先后消灭了汝城何其朗宣抚团、胡凤璋保安团的有生力量。师部驻汝城东6公里的土桥黄家村,毛泽东常与房东黄元吉一家老小拉家常,讲革命道理,同桌吃饭,同屋住宿;黄元吉还让出正房给毛泽东休息、办公,晚间为毛泽东喂马等等。毛泽东睡的床是房东刚刚做成的雕花床,准备给儿子儿媳结婚用的,黄元吉坚持把新床让给毛泽东休息。

  

 

  今年84岁的曹重英说:“当年毛主席带头执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走之前将一包钱放在这个柜子里,公公发现后,立即追赶工农革命军队伍,可是没追上,后来怕国民党找麻烦,将这包东西扔进了灶台里......”。

  黄家后人至今传为佳话的一个故事:为感谢房东,毛泽东带头遵守“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离开黄家村时,将一青布袋钱币悄悄放在厅堂右边壁柜里。黄元吉发现后,赶忙拿着钱袋追赶毛泽东,可革命军早已走远,黄元吉拿着钱袋热泪盈眶。

  黄家后人介绍,革命军撤离后,胡凤璋派出清乡队气势汹汹来到黄家村,这时,黄元吉、黄素轩都跑到外地躲难。清乡队就将黄素轩妻子何翠莲抓去,关押到县衙。敌人在她身上没找到任何有用的证据,便放出口风,叫黄元吉“表示表示”,意思是拿钱赎人。黄元吉想法设法筹集银元给胡凤璋手下的人,才将儿媳妇赎了出来。

  

 

  徐宝来(右)向记者介绍当年毛泽东住在黄家大院的情形。

  过了一段时间,敌人还不时在黄家村守候、盯梢。已经到了1928年6月底,清乡队高喊喇叭,拿着几张报纸,来到黄家村,警告黄元吉和全村老少,并展开《湖南清乡三日刊》读给他们听:“乡亲们,大家明白,这可是省政府鲁主席签署的命令,立功有赏,顽固吃枪!明白吗?”然后,将一张报纸牢牢贴在二楼墙上,并警告黄家,发现毛泽东行踪要立即报告,有重赏。黄元吉一听,哈哈大笑:“省主席给我发财的机会来了,抓住毛泽东奖赏万元,我黄某就坐在家里等候毛泽东上钩了。”黄家后人讲,其实爷爷黄元吉心里非常担心毛泽东的安全,每逢初一、十五,都点上几支香烛,祈祷工农革命军平安。

  精神之可贵 三代人守护房子

  70年代,黄元吉去世了,黄素轩牢记父亲的遗言,好好保护报纸和这栋房子。1992年,黄素轩临终时叮嘱儿媳曹重英:“我一辈子没留下什么,只有这栋房子。这栋房子可是毛主席住过的啊,这张床呀,柜呀,月桌呀,都是毛主席用过的,你们要珍惜它,爱护它,看到它就会想到大救星毛主席。特别是那张报纸,是国民党抓捕毛主席的铁证。”儿媳曹重英连连点头:“请公公放心。”从此保护报纸的接力棒传到了曹重英手中。

  

 

  曹重英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不能走,我要守着这个房子。我一走,这房子倒了,怎么对得起公公?怎么对得起毛主席?”

  曹重英今年84岁,6岁时以童养媳“嫁”到黄家。1993年,曹重英大儿子和大女婿同时遇到矿难离世。前几年丈夫病故,身边小儿子患间歇性癫痫病,不能自食其力。2015年春,82岁的曹重英发现屋顶漏雨,叫儿子搬来一些青瓦和木条,自己爬到屋顶检修堵漏,一不小心,从三楼掉下二楼,幸亏被楼板挡住。但是,腰部损伤不轻,被女儿送往医院,两个月才下病床。

  历经沧桑的百年古建筑,椽木、瓦梁、门窗自然朽了一些,瓦片碎了许多。女儿几次劝曹重英搬到他们家住,她总是说:“我不能走。我一走,这房子倒了,怎么对得起你公公嘱托?怎么对得起毛主席?”

  如今,母子俩相依为命守护着这栋老屋,乡亲们说,他们不仅是守着那个家,更是守着那份承诺,守着红色信仰......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湖南省韶山管理局 版权所有 电话:0731-55650095 Copyright © 2009-2014 天下韶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